2020年06月09日 星期二


楊安文:拉薩踏青

2020-06-09 08:06:10   來源:西藏日報   

分享:
立夏在即,我和一位小老鄉趁著為時不多的春光,來到位于西郊經開區的“西藏天文公園”尋覓春的氣息。

  立夏在即,我和一位小老鄉趁著為時不多的春光,來到位于西郊經開區的“西藏天文公園”尋覓春的氣息。從節氣來看,今日便是春天的最后一日了,但拉薩的春總是姍姍來遲,竟比內地晚了一個月之久,正如白居易在《大林寺桃花》中描繪的: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”的光景。

  歷經一個多小時車程后,此次尋春之旅便拉開了帷幕。“西藏天文公園歡迎您”,鮮紅的大字工整、遒勁,刻在一面土色的瓷磚底座上,底座上立著一座雕塑,他身著藏袍、體格健壯、右手置于額頭之上,極目遠眺。

  再往前走去,便來到了公園內部。姹紫嫣紅的美景,極富誘惑力,強烈地沖擊著我的視覺神經??释軐⒀矍斑@“滿園春色”帶走,奈何此刻,除我眼睛,也只有手機能大約記載下這美景了。

  一條不太寬的游客步行道,曲徑通幽。我和小老鄉邊走邊說,邊走邊拍照。雖然我知道最美的風景,應該用眼睛去收藏,而不該用照片去記錄。但此刻,不論是天邊的那朵云、樹蔭間的那抹陽光,還是耳畔傳來的孩童嬉戲聲,都在提醒著我記錄此刻,收藏這難得的春光。

  時間如白駒過隙,恍惚間三四個小時就過去了。我們也從公園南邊入園,到了公園北邊終點,一路走來,手機計步器上顯示21766步,一般我的運動量在5000步左右,今天大大超過了平常,盡管如此,我和小老鄉絲毫沒有倦意,意猶未盡……

  我和它們是第一次見面,我們叫不出彼此的名字。我不知道它們在此處已經挺拔了多久,但是,它們卻給了我親切的感覺。有的樹很大,大到一人之臂抱不下,像一位長者,威嚴的立在那里;有的樹很細,不足碗口粗,像孩童一般,依偎在母親的懷抱;有的樹正值盛年,正煥發著勃勃生機。它們靜靜立在那里,看著我們,不言不語,它們才是這里真正的主人啊。其它的花呀,草呀,人工布置的景,僅僅只是陪襯或是“點綴”。每棵樹的枝條都舒展開來,少則十幾枝,多則上百枝,它們有的高調,朝天吶喊著;有的不卑不亢,與地面平行,不斷延伸;有的默默低著頭,貼地生長,似與大地竊竊私語。

  園子里最美的要數樹葉,有的樹葉一大片一大片綠得發亮,映得人滿眼都是生機。風一吹,發出嘩嘩聲響,仿佛在給游客扇風驅熱,生怕太陽下的游客熱壞啦;有的樹葉不大,但勝在數量多,密密麻麻纏在同一條枝上,把整條枝擋得嚴嚴實實的,游客只能見其葉而看不見枝條;有的樹葉很小很小,只有小指頭指甲那么大,緊緊依偎在枝條上,宛如剛出生的嬰兒,始終不離媽媽的懷抱。公園很大,但若光是蓊蓊郁郁一片樹林,滿眼純綠,未免讓人感覺單調乏味,讓人總覺得差點什么。公園里爭相盛開的花,便成了這綠色中的“點綴”,仿佛是少女烏黑頭發上彩色的蝴蝶結,成了畫龍點睛之筆。艷陽下,花兒們爭芳斗艷地開著:紅的、白的、藍的、紫的;大的、小的、簇擁的、分散的,競相綻放自己的光彩,美得攝人心魄,讓人不忍挪開視線。

  我先賣個關子,大家猜猜,公園中“???rdquo;究竟是誰呢?估計大家首先會想到公園中的管理人員,或者游玩的客人。但其實都不是,我一直覺得,樹林和鳥是共生關系,“蟬噪林愈靜,鳥鳴山更幽”。如果林中沒有鳥兒,會少了婉轉的音樂,多了分死氣沉沉;如果少了這跳動的小精靈,就會多了一份寂寥。

  這片樹林里就有很多鳥兒,體型或大或小,顏色或鮮艷或黯淡。它們自由自在地享受著好天氣,有的在樹枝上休息、有的在草坪上覓食,有的從一顆樹枝飛到另一棵樹枝,相互嬉戲,還有幾只膽大的,圍繞著游客甚至靠近我們,我大膽猜測,它們是以這種方式向我們問好,以示歡迎我們來到它們的世界。樹枝上一對斑鳩引起了我的注意,它們站在兩只不同的樹枝上,非常安靜,一動也不動的,好似在傾聽我和小老鄉的談話,偶爾嘰嘰喳喳幾聲,發表下自己的看法,真是有趣極了。

  “五一”是疫情消退后人們迎來的第一個長假,大家都顯得異常興奮。公園里人來人往,川流不息。生活中或許大家有職業、追求上的大相徑庭,但是此刻,我們都以相同的方式在公園里度過這美好時光。最讓我心生羨慕的是坐在樹蔭下的一家人,老老少少圍著鋪在地上的大毛毯席地而坐,上面擺著各種零食、小吃、酒水等,一家人邊聊邊吃邊喝,家庭和睦,其樂融融。一時間,讓我想起了身在內地的妻女和老母親,不知此刻的她們是否也在掛念著我……

  大概下午六時許,公園上空出現了奇特的“景觀”。公園的南邊,變得烏云密布,狂風大作,給人“山雨欲來風滿樓”的感覺,但公園北邊上空,仍然陽光燦爛,晴空萬里,今兒真是見了“東邊日出西邊雨”的現實版,不禁感嘆大自然的神奇與奧妙,驚覺人類渺小。

  愿我們都能敬畏自然、愛護自然,不僅僅因為需要“保有方寸地,留與子孫耕”,更因為大自然無償給予了我們太多美景,留給我們太多遐想了。

上一篇:三江源上的精靈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
重庆幸运农场奖金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