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6月22日 星期一


玉樹丹青情

2020-06-22 07:06:29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    作者:何 南

分享:
玉樹地處三江之源,長江、黃河、瀾滄江發源于此。雪融成水,加上沿途細流,最終匯成數千里奔流入海的亙古傳奇。

\  
圖片來源:影像中國

 

  這里是途經者的照相打卡地。車過此處,我也照了一張相。頭上高天,遠處雪山,只只飛鳥,齊齊入畫;勁風凜冽,表情凍木,心卻溫暖。背后不遠處,高大的路標讓我激動,“哈秀山埡口海拔4815m”的黑體字,似乎正向我講述關于玉樹的故事。

  玉樹地處三江之源,長江、黃河、瀾滄江發源于此。雪融成水,加上沿途細流,最終匯成數千里奔流入海的亙古傳奇。這里曾因2010年4月14日的地震,牽動無數人的心。來自黨和政府、社會各界的關愛百川匯海,演繹了一曲血濃于水的壯歌。

  而這次我來玉樹,是因為一群藏族孩子。藝術點亮了他們的生活,也吸引了我的腳步。

  大唐畫室在玉樹市第一完全小學教學樓三層。一腳踏入畫室門,一幅形制巨大的版畫《三江之源》便牽住我的目光。以一排木柜為支架,它斜斜地靠在畫室前墻上,其寬從門口延伸至后墻,令人驚嘆。

  這幅版畫由畫室負責人陳有龍老師構思,四位老師和十八名學生共同完成。“四位老師只是輔助,學生才是主力!”陳老師的話里充滿自豪,“孩子們利用學習之外的時間完成的。兩年半呢!”

  我凝視著這幅畫。江水盤旋,波瀾壯闊;雪山巍峨,層疊連綿;氣勢恢弘,蕩氣回腸。我右手在版畫近處游走,若鳥兒在山嵐間逡巡,仿佛感到了雪的冰涼,江水的嘶吼也同時傳至耳畔,給人以淪肌浹髓之感。畫面由十塊小版拼成,卻渾然一體。

  “為什么要創作這幅畫?”我問。

  “感恩!”陳老師總結道,感恩就是《三江之源》創作的初衷——感恩地震后全國人民的鼎力支持,感恩重生的新玉樹……一幅《三江之源》,匯聚了太多的情感!

  我采訪了《三江之源》的主創之一扎巴,他已經升入玉樹市民族第二中學,正上初二。2017年,扎巴第一次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次去北京,是參加一次大型藝術活動?;蛟S是為了考查一下遠道而來的孩子們的繪畫功夫,孩子們被安排在運河邊作畫。面對滔滔運河水和靜立的運河大橋,扎巴的靈感來了。大橋、河水、流云,一下子都有了靈性,鉆進他的畫里,成為畫的主角。孩子們的專注吸引了很多人,他們圍攏來,饒有興致地觀看品評。扎巴的畫尚未完成,一位先生當即表示,他要收藏這幅畫!

  當時,畫作尚未完成,那位先生有事就先離開了,直到扎巴畫完,也沒有再出現。帶隊的更尕旦周校長和陳有龍老師便把畫帶回了玉樹。

  突然有一天,更尕旦周校長接到一個電話,正是那位提出要收藏扎巴畫的先生打來的,他希望能將畫作寄給他。原來,這位先生對扎巴的作品一直念念不忘,托人多方聯系,終于找到了這里。

  我們還采訪了畫作的另一位創作者扎加。他告訴我們,現在正在學習唐卡制作,將來想做一名美術老師,讓更多的藏族孩子受到藝術熏陶。

  我聽陳有龍老師如數家珍地講述他的得意門生——扎巴、扎加、扎西拉毛、才仁諾寶、德尕才仁、洛仁……這些學生都仿佛是他的孩子。因為他們,他舍不得離開玉樹,由一名普通支教者變成為恒久的守護者。由于他的引路,大唐畫室的孩子們獲獎無數。最近出版社還推出他們的一本精美繪本——《我的家鄉叫玉樹》,藝術才華和對家鄉的熱愛在書中纖毫畢現。

  在玉樹巴塘機場航站樓前,我拍了一張照并發朋友圈。極目遠眺,小雪初霽,山頭白雪,瑩潔如玉。樹在風中輕搖,平添一分動感。在我看來,樹代表生機,玉意味著純潔,“玉樹”就是“玉”與“樹”的美麗相遇。

上一篇:登頂珠峰那一刻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
重庆幸运农场奖金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