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6月25日 星期四


青海湖的深青淺綠

2020-06-25 07:33:16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   作者:辛 茜

分享:
青海湖的夏天短暫,可它清香的空氣、怒放的生命,太陽般奪目的光芒和壯美奢華的色彩,會永遠留在人們心里。

 \
  青海湖畔油菜花開
  張力濤攝(人民圖片)
 
 \
  青海湖水
  辛 茜攝

 
  青海湖的夏天短暫,可它清香的空氣、怒放的生命,太陽般奪目的光芒和壯美奢華的色彩,會永遠留在人們心里。

  這是青海湖最輝煌的日子。

  這個世界上,還能有什么比絢麗的顏色,更能夠詮釋大自然的威儀與莊嚴呢?夏天的青海湖,似乎讓所有的生命跡象在同一瞬間,以逼人的氣勢奔放于大地,并以蓬勃的思想光照人類,促使人們展開非凡的想象。

  平靜遼闊

  長久以來,當日月山成為這片遼闊的土地上,草原與農田、黃土高坡與青藏高原、季風區與非季風區、內流河與外流河鮮明的分界線,人們的視野總會沿著古老的絲綢之路、唐蕃古道、茶馬互市,越過重重山巒,望見或粗壯、或纖細的河流,組成強大水系,匯入青海湖這一氣象萬千的水域,顯現出壯闊。

  高原上,許多民族崇尚“忌傷生靈”和“萬物有靈”的思想,這應是人類面對自然所需遵循的法則。山川河流、湖泊樹林,無一不是大自然的饋贈,無一不是值得崇拜、贊美、尊重的對象。裸鯉不能食用,樹木不能砍伐,湖泊不能污染,草地不容踐踏。而這種禁忌,不僅符合當地人的意志,還成了普遍存在于青海人內心莊嚴而神圣的生命哲學,對青海湖流域生物多樣性的發育繁榮起到了保護作用。

  陪很多朋友去過青海湖,凡是去過的人,沒有一個人有過抱怨,而去過不知多少趟的我,也常常在想,為什么每一次去都會發現不同的美,會產生不同的感覺。如臨天界,總像是頭一回去,總是那么激動。

  湖當然不是海,也許沒有海那么偉大,它僅僅是安靜地躺在那里,等著你去發現,欣賞,然后再由你獨自默想。有時候,面對湖水,久久地凝視中,會突然分不清,那躺著的是湖還是天,他們的生命究竟怎樣延續?

  生機勃發

  初夏的午后,依湖而坐。眼看著春天的蓓蕾,已然從干枯的樹枝上冒出,又像是受到魔法驅使,長成了直徑一英寸的嫩綠枝條。枝條的頂端附著一朵沉郁的、被稱為龍膽的藍花,零星遍布于青海湖流域溫暖潮濕的凹地、河邊、溝叉。此外,還有紫紅的卷葉黃精,粉嫩的報春,淡藍的馬藺,艷黃的蒲公英、金露梅,或清雅,或濃烈地開放。

  青海湖被群山簇擁,湖泊面積4500多平方公里,最大水深32米,湖濱寬闊平坦,牧草豐盈,入湖河流多發源于周圍山地,占全流域河流入湖總水量的80%,是中國第一大咸水湖,也是全世界最美的湖泊之一。

  其中,源于湖西北疏勒南山的布哈河,是入湖水量最大的一條河。從曼灘日更峰北麓,經天峻縣河口,向東南流入青海湖。河口處,被沖積為平坦的三角洲,逐年向湖中延伸,與鳥島相連,吸引著成千上萬的候鳥來此營巢、孵卵。而且,布哈河還是稀有水生物種、青海湖裸鯉逆流而上,產卵育子,復又重返湖中的主要河道。

  夏天的青海湖,陽光充足,生命力活躍的食物鏈主宰著這里的一切。湖中營養豐富的裸鯉,是候鳥的佳肴。湖岸灘涂、三塊石、鳥島,有機物、淡水、浮游生物豐富,連生長著苔草、扁穗草、杉葉藻等植物的沙島,都成了眾多禽鳥的育雛區和棲息地。

  藍色晴空,壯闊幽靜。沙灘之上斑頭雁、魚鷗、白色秋沙鴨、白琵鷺身后,蹦蹦噠噠,緊跟著急于張開雙翅的小鳥。小鳥知道,自己的羽毛已然變得豐滿、濃密,禁不住閃動著一雙玻璃球般晶瑩透亮的黑眼睛左右顧盼,期待著在細紋波動的湖面上自由飛舞。

  碧藍的湖水、白色的天使、清澈的河流、鮮艷的野花,足以勾畫青海湖夏日斑斕的色彩了吧!此刻正是中國內地酷暑難挨的時節,清風中,早已在三月的川西壩、五月的玉龍山腳下開過的油菜花,卻正在青海湖畔,以汪洋恣肆、浪濤般涌動的驕傲姿態,盛開,盛開,不斷地盛開。裝點著草原,涂抹著大地,映襯著遼闊無垠、波光盈盈的湖水。

  多少年來,不知有多少人為青海湖燦爛的夏日驚嘆、駐足、流連。不知有多少人為那青綠色的湖、黃色的花,為冰雪如銀的祁連山峰下,鮮艷、熱烈、純粹又不失優雅的環湖奇景如癡如醉。

  任何微小的事物,都能構成美妙的風景。

  身居內陸的青海湖,于短暫夏日聚起的熱浪,讓人們紛紜而至,盡興而歸。

  清明浩蕩

  夏天也是牧民最繁忙的時候。剪羊毛,打酥油,儲備過冬的干牛糞。收割地里的青稞、燕麥,挑選肥壯的牛羊出售,修復完善自家的草場,在溫暖中享受生活。周而復始,樂此不疲,日子過得充實又滿足。

  一年一度的賽馬會、歌會,莊嚴的祭海儀式、裸鯉放生節,也都選擇在夏季。屆時,盛裝的女子款款而立,與鮮花媲美爭艷,暗送秋波;健壯的男人騎馬射箭,摔跤,豪飲,談情說愛。

  可這熱騰騰的一切,最終會全部融化于青海湖天然的色彩——朝露中靜靜浮現、晚霞中隱隱遁去,因天氣、光線折射,明暗度迥異,出現的深青淺綠。

  深青淺綠是湖泊的容顏,是湖泊的心境,曾一度成為人們心中寂寞和孤獨、憧憬和鄉愁的沉靜之色,象征著法國古典主義崇尚的青澀淡雅,又似明代畫家沈周所追求的“丹青隱墨墨隱水,其妙貴淡不數濃”的境界,是人有所頓悟之后,冥合于自然天性的真情皈依,藏于內心,始終遙望著的,無法實現的愿望。

  我久久地凝視著湖水,讓我得以周身沸騰,血液交融,忘情的湖水。凝視著,久久地,無法轉移自己的目光。

  青海湖的美,來自大自然坦蕩的胸懷,來自鮮花迎送、河流淙淙、魚翔鳥鳴,草地芳菲的天地人間,那調和的流暢,季節的更替,未知世界的邊緣。

  飛鳥往來,花開花落。無論繁華似錦,無論斗轉星移,青海湖總是這樣,拒絕凡俗,將塵世風煙漸漸淡去,過濾為一個靜謐的空間、一個沉默的世界、一個清潔的天堂。

  最終,青海湖的夏天清明浩蕩,無斂無跡。

  只有母羊戀子的回聲發出陣陣顫音。

 

上一篇:玉樹丹青情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
重庆幸运农场奖金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