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


首批進藏的女兵們

2020-06-05 09:25:03   來源:西藏日報   

分享:
在首批進藏部隊的行列中有1100名女戰士。在這些女戰士中有老紅軍、老八路、老教授,有滿懷報國之志參軍的青年女學生,還有70多名藏族女兵,年齡最小的才十二、三歲。進藏行軍途中,崇山阻隔、高寒缺氧、時有斷糧。

  70年前,為了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,鞏固國防、建設邊疆,黨中央、毛主席發出了“進軍西藏、解放西藏”的號令,以十八軍為主力的人民解放軍從四川、青海、云南、新疆進軍西藏,開始了艱苦卓絕的“第二次長征”。在首批進藏部隊的行列中有1100名女戰士。在這些女戰士中有老紅軍、老八路、老教授,有滿懷報國之志參軍的青年女學生,還有70多名藏族女兵,年齡最小的才十二、三歲。進藏行軍途中,崇山阻隔、高寒缺氧、時有斷糧。女兵們巾幗不讓須眉,克服了比男同志更多更大的困難,憑借著頑強的意志行進在綿延不絕、人跡罕至的雪山草地中,趟冰河、越泥沼、翻高山,徒步行軍4000多公里,終于到達拉薩及各邊防要地。

  女兵們主要從事文藝宣傳和醫療衛生工作。文工團的女兵們以行軍途中的所見所聞為素材創造文藝節目,把雪山草地當舞臺、藍天白云當幕布,為部隊行軍鼓勁,增進與群眾的感情。著名女詩人楊星火就是一名進藏女兵,她根據進藏途中的見聞創作了《叫我們怎么不歌唱》《開山炮手之歌》等膾炙人口的作品。從事醫護工作的女兵們不顧自身疲勞和高山反應,堅持巡診送藥,救治傷病員。十八軍獨立支隊的護士吳景春和她的戰友們還建立了“騾背醫院”,所謂“騾背醫院”就是兩個騾子抬著一個小棚子。這個“醫院”行進在隊伍的最后,病人在里面休息、接受治療,有一名女干部還在里面生下了孩子。每天到達宿營地后,從事譯電、油印等工作的女兵們借著搖曳的燭光,手搖馬達收發電報,刻印《戰線報》《建軍電訊》等宣傳快報。修建甘孜機場時,女兵們和男同志共同斗風沙、住地窖、吃夾生飯,平均每人每天挖土運土7000斤,削平一座又一座土丘、填平一個又一個洼地。昌都戰役時,康藏工作隊的女兵們趕著牦牛隊,頂風冒雪穿越橫斷山脈,為主力部隊運送給養,留下了“雪山娘子軍”的美名。

  部隊進駐西藏后,面對復雜的形勢,女兵們以高尚的醫德、精彩的演出、真摯的情感深深地感染和影響了廣大群眾。民主改革前,為激發廣大群眾的革命熱情,在江孜分工委的安排下,進藏女兵李國柱和她的戰友們開辦了江孜仲吉林卡政訓班,共培訓2000多人。在民主改革中,女兵們積極參加工作組,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,發動和組織群眾實現當家作主。有的女兵還參加了對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的戰勤工作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大部分女兵轉到地方工作,西藏各個地區、各條戰線都有了她們的身影,有的還成了西藏某項事業開拓者,有的成長為西藏黨政機關的主要負責人,進藏女兵益西卓瑪在黨的培養下成長為了西藏自治區婦聯主任。

  當年那些英姿颯爽的女兵,有的倒在了進藏途中、長眠在雪山腳下,有的為西藏的建設發展奉獻一生,而且獻了終生獻子孫。她們滿懷對黨的無限忠誠和對西藏人民的無限熱愛,用青春和生命譜寫了輝煌、絢麗的篇章,為“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忍耐、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團結、特別能奉獻”的“老西藏精神”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今天,在世的首批進藏女兵已經為數不多了,但她們為了西藏的發展建設事業,仍像紅燭一樣毫不吝惜地燃燒著。正如女詩人楊星火所寫:“軍衣飄飄吻綠冰峰云嶺,大雪紛紛飄白女兒發辮。我和雪山相濡以沫,苦戀終身,護守邊關……”

  文稿由西藏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(區地方志辦公室)提供

上一篇:孔特特:美麗西藏的“守夜人”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
重庆幸运农场奖金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