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


生態治理,中國給世界帶來了什么

2020-07-08 15:57:36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   

分享:
中國實現了從“沙進人退”到“綠進沙退”的歷史性轉變?;哪蜕郴娣e“雙縮減”;荒漠化和沙化程度“雙減輕”;沙區植被狀況和固碳能力“雙提高”;區域風蝕狀況和風沙天氣“雙下降”。

  中國遏住了荒漠!
 
  八大沙漠、四大沙地,分布在中國西北、華北以及東北西部,形成一條西起塔里木盆地、東至松嫩平原西部的萬里風沙帶。上世紀,中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一度擴張,甚至出現“風沙逼近北京城”的情形。
 
  好在,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從不曾放棄。他們多年堅守,依法治沙、科技治沙、工程治沙,讓奇跡發生——
 
  中國實現了從“沙進人退”到“綠進沙退”的歷史性轉變?;哪蜕郴娣e“雙縮減”;荒漠化和沙化程度“雙減輕”;沙區植被狀況和固碳能力“雙提高”;區域風蝕狀況和風沙天氣“雙下降”。
 
  在遙感影像地圖上,人們欣喜地看到,中國北方黃沙中動人的綠色,正由過去的一個一個點,連成一片又一片!
 
  中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連續三個監測期“雙縮減”
 
  毛烏素沙地南緣,陜西省榆林市定邊縣城東北30多公里處,有個地方名叫“狼窩沙”。
 
  定邊縣農民石光銀,從小在這一帶的沙窩里長大,飽受風沙危害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他就開始嘗試造林治沙。1984年,國家鼓勵個人承包治沙的政策出臺后,石光銀敢為人先,帶領妻兒,把家搬到沙區,和鄉政府簽訂了承包治沙3000畝的合同。
 
  “治沙是我唯一的事業,只要一天不死,我就要栽一天樹,把治沙進行下去!”石光銀說。經過幾十年的艱苦奮斗,石光銀和同伴們在毛烏素沙地南緣,營造了一道綠色生態屏障。如今的“狼窩沙”滿目青蔥,年近古稀的石光銀也成為遠近聞名的“治沙英雄”。
 
  毛烏素沙地是中國四大沙地之一,一半分布在榆林境內。經過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,榆林的林木覆蓋率由0.9%提高到34.8%,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.2%。
 
  何止是毛烏素!中國版圖上,沙區很多地方正發生著這樣可喜的嬗變。
 
  你瞧——一株株草木不斷延展,綠色的底色越來越濃。
 
  內蒙古阿拉善左旗宗別立鎮茫來嘎查,梭梭林綿延遍野。放眼望去,盡頭便是烏蘭布和沙漠南緣,梭梭林猶如一道綠色屏障,擋在沙漠前,守護著黃河與賀蘭山。
 
  “以前這里全是沙地。種上梭梭以后,沙子固定下來,沙丘也越來越低。”阿拉善左旗林業工作站站長劉宏義說。
 
  “全球新增綠色1/4來自中國!”國際上根據衛星數據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,全球2000年到2017年新增綠化面積中,約1/4來自中國,貢獻比例居全球首位。這其中相當一部分源于沙區國土綠化。
 
  你瞧——一條條沙龍俯首帖耳,惱人的沙塵越來越少。
 
  甘肅省民勤縣大灘鎮上泉村,這里離沙漠只有1公里左右。村民楊玉明,至今仍對10年前那場沙塵暴印象深刻:沙子呼呼地刮過來,打在人臉上,眼睛都睜不開,地里的地膜被吹到樹上,種子也被吹跑了。
 
  “那時風沙過后,院子里常常能掃出一架子車的沙子?,F在沙子少多了,一場大風過后,掃不出一簸箕沙塵。”楊玉明說。中國北方地區的沙塵天氣,近年來顯著減少減弱。
 
 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的監測數據顯示,2004年以來,中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,連續三個監測期均保持縮減態勢:荒漠化土地面積由上世紀末年均擴展1.04萬平方公里,轉變為目前年均縮減2424平方公里;沙化土地面積由上世紀末年均擴展3436平方公里,轉變為目前年均縮減1980平方公里。沙區植被狀況和固碳能力提高了,區域風蝕狀況和風沙天氣也下降了。
 
  中國初步遏制了荒漠化擴展!
 
  重大生態工程帶動,治沙與治窮相互促進
 
  從“沙進人退”到“綠進沙退”,這一歷史性轉變的背后,是中國人遏制“沙魔”的不懈努力。
 
  數十年來,中國相繼實施了退耕還林還草、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、京津風沙源治理、石漠化綜合治理等重點生態工程,開展了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和國家沙漠公園建設等項目。簽署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,頒布實施《防沙治沙法》,構筑起法制層面的綠色屏障。與此同時,一大批龍頭企業、治沙模范積極參與,廣大公眾踴躍行動,使得綠色延展、沙丘止步。
 
  ——重大工程,為防沙治沙筑牢根基。
 
  在三北工程區,沙化土地面積年均縮減1183平方公里。在京津風沙源工程區,內蒙古、陜西、河北、北京已建成6條生態防護林帶和成片森林帶……
 
  “1978年以來,我國相繼實施的一系列重大生態工程,累計投資超過1萬億元,極大地改善了全國生態狀況。”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這些工程規劃期限之長、覆蓋范圍之廣、投資力度之大,在世界各國是非常罕見的。
 
  ——接續奮斗,創造一個又一個綠色奇跡。
 
  河北塞罕壩,林場建設者們在“黃沙遮天日,飛鳥無棲樹”的荒漠沙地上艱苦奮斗、甘于奉獻,創造了荒原變林海的人間奇跡。寧夏靈武,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局長王有德,帶領職工營造防風固沙林60萬畝,控制流沙近百萬畝。陜西靖邊,“全國勞動模范”牛玉琴靠自己和家人的雙手種草種樹,讓當地11萬畝荒沙披上了綠裝……
 
  “在我國長期防沙治沙實踐中,涌現出了石光銀、王有德、‘八步沙六老漢’等一大批治沙英雄楷模,以及河北塞罕壩、山西右玉、內蒙古庫布其、新疆柯柯牙等一批治沙樣板。”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司司長孫國吉說,“堅韌不拔、鍥而不舍,沙害不除、治沙不止”的治沙精神,激勵廣大干部群眾敢于擔當、攻堅克難,與沙害頑強抗爭。
 
  ——企業參與,探尋先進技術和模式抑制沙患。
 
  庫布其沙漠,幾十年前,這里還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沙海,如今沙丘披綠衣、沙土變良田。“黨委政府政策性主導、企業產業化投資、農牧民市場化參與、科技持續化創新”四輪驅動,80多家企業投身于庫布其治沙和沙產業開發中,追求“綠富同興”。
 
  沙退綠進、生態改善,“金山銀山”隨之而來。“退耕還林讓荒山披上綠裝,漫山遍野的山桃成了寶貝蛋蛋。山桃核做成工藝品,游客很歡迎。”寧夏固原市原州區黃鐸堡鎮南城村退耕戶高建忠說。
 
  治沙與治窮相互促進,形成了良性循環。“各地科學開發利用沙區光、熱、風等資源,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種植養殖與加工、沙漠旅游等綠色富民產業,增加了農牧民就業機會,拓展了增收渠道,加快了脫貧步伐。”孫國吉表示。
 
  據統計,北方沙區進入盛果期的經濟林每年產出干鮮果品4800萬噸,約占全國總產量的1/3,年產值達1200億元,重點地區林果收入已占農民純收入一半以上。近3年來,北方12個沙區省份的貧困人口減少了1000多萬。
 
  治沙不是要“消滅沙漠”,重在科學治理
 
  一人將細長水管插入沙地,水壓頓時沖出一個孔洞,另一人將沙柳插入,填上沙土。種下一株沙柳,只需10秒鐘左右。
 
  “這種方法叫‘微創氣流植樹法’,減少了土壤擾動,成活率提升到80%以上。”億利集團治沙專家介紹。
 
  中國人在實踐中認識到,沙漠是地球生態系統的一部分,治沙并不是要“消滅沙漠”,而是在尊重科學、遵守自然規律的基礎上,治理人為造成的沙化土地。
 
  依托科技創新,尊重自然規律,中國防沙治沙從粗放式走向精細化,治沙“藥方”越來越多樣,效果越來越明顯。
 
  ——一手抓人工治理。開展精準治沙試點,量水而行、以水定綠、林水平衡。
 
  2018年,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在三北工程林區,選取30個具有代表性的縣(旗、區),開展精準治沙試點。
 
  精準治沙,核心是量水而行、以水定綠、林水平衡。
 
  近兩年來,精準治沙試點開展了近200萬畝,區域生態環境得到有效保護和提升。“在三北六期工程建設中,將進一步擴大精準治沙的范圍,由‘大水漫灌’向‘精準滴灌’轉變。”孫國吉表示。
 
  ——一手抓自然修復。全面落實荒漠生態保護紅線,把荒漠天然植被保護起來。
 
  2013年,中國啟動了沙化土地封禁保護補助試點項目。截至目前,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達104個,封禁保護面積達174萬公頃。封禁保護,消除了放牧、開墾等人類活動的影響,讓沙區植被逐漸自然恢復。
 
  記者在沙區多地采訪時看到,封禁保護區“人退、沙退、綠進”,自然恢復效果顯著。
 
  為國際社會提供防治荒漠化“中國經驗”
 
  荒漠化防治的“中國答卷”,舉世矚目。
 
 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評價說:中國率先在世界范圍內實現了土地退化“零增長”,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積“雙減少”,為全球實現聯合國2030年土地退化零增長目標作出了巨大貢獻。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秘書處稱贊:“中國對沙漠的治理,成為全球楷模”。
 
  政府主導與民眾參與相結合,自然修復與人工治理相結合,法律約束與政策激勵相結合,重點突破與面上推進相結合,講求科學與艱苦奮斗相結合,治理生態與改善民生相結合——中國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荒漠化防治道路,形成了可復制、可推廣、可持續的治沙模式,為世界醫治“地球癌癥”,開出了“中國藥方”。
 
  “國家實施的一系列重大工程發揮了主導作用,同時支持帶動了一大批企業、公眾參與進來,形成強大合力,推動防沙治沙。”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防沙治沙首席專家楊文斌表示,中國防沙治沙經驗對世界具有廣泛的借鑒意義。
 
  目前,全球167個國家和地區的20多億人口受到荒漠化威脅。近年來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和地區的荒漠化防治交流與合作不斷加強,中國荒漠化防治先進技術、治理模式得到推廣。中國經驗正走出國門,與世界共享!
 
  中國人治沙的努力,不會停。
 
  全國總體仍然缺林少綠、生態脆弱,荒漠化土地達261萬平方公里,占國土面積的1/4;沙化土地達172萬平方公里,占國土面積近1/5。
 
  “立地條件較好的地方已經基本完成治理,剩下的大多數地方建設條件較差,環境相對惡劣,氣候干旱少雨,治理難度和成本越來越高,防沙治沙進入了‘啃硬骨頭’階段。”孫國吉說。
 
  孫國吉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間,防沙治沙將按照預防為主、科學治理、合理利用的方針,遵循自然和經濟規律。重點在生態區位重要的邊疆地區、主要沙塵源區以及江河流域等開展,在全面保護荒漠植被的基礎上,采取工程固沙、人工造林種草、封沙育林育草等措施,計劃完成治理任務850萬公頃。
 
  “生態治理,道阻且長,行則將至。”遵循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方略,朝著建設美麗中國的目標,中國將持續推進防沙治沙,還自然以和諧美麗,為人民謀幸福安康!
 

上一篇:習近平回信寄語廣大高校畢業生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
重庆幸运农场奖金规则